史玉柱:当年巨人倒台是必然,因为我性格狂妄、不尊重经济规律、不懂管理……

近日,巨人网络集团董事长史玉柱接受了湖说节目专访,讲述了当年巨人的一些往事。史玉柱的反思,对其他创业者有着很好的启示,特分享节目视频与此。

若非史玉柱敢把解剖刀划向自身,正视“肢解”时那淋漓鲜血,巨人或就如那座再未修葺起来的3层烂尾楼——巨人大厦般,倒在他口中的那些“必然”里。这些必然因素,包含他性格里的狂妄、不尊重经济规律、不懂管理、对事物困难程度估计得过低……

史玉柱最初未曾想过创业,他接受湖说节目专访,跟IMS集团创始人李檬聊起来时,还笑言在浙大读数学系时想当数学家“网红”;后来到深圳大学念研究生,受到整体深圳大环境及学校的影响,才走上创业道路。

彼时,在软件工程师出身的史玉柱眼里,IBM是内心第一崇拜的对象。这种崇拜,或说是对成为如IBM般的领导者有所期许,他借鉴了IBM“蓝色巨人”的外号,取后两字“巨人”作公司名。

“初出茅庐”的巨人,没有辜负史玉柱的期许。尽管公司初创时只有史玉柱本人加一个刚毕业的学生,但并不妨碍他们研发的文字处理软件,切中市场需求,一经推出便旗开得胜,产品供不应求。史玉柱还大胆采用“赊账”的方式,借助报纸宣传推广,就当时的技术型公司来说这很罕见。第一年,史玉柱就赚了“千把万”,如到现在约为“五六十亿元”。

这是笔不小的数目,以致后来者纷纷究其历程,想寻得些成功门路。那时巨人的成功,人人公司陈一舟的事后评价还算中肯,他说史玉柱比较幸运,创业第一天就进到自己相对比较懂的领域赚钱,只是这种成功不可复制。

史玉柱自己都没能“复制”那时的成功,让“成功”膨胀了自我。软件由第一代更新至第六代后,他产生了种什么都能做的“错觉”,公司战略向多元化转移。那时的巨人真成了“巨人”,肚里塞着软件、硬件、保健品、化妆品等数十个行业的东西。

可搞着搞着,史玉柱也发觉有些不对劲。多元化路线自92年起始,随后几年一直在深化,直到96年年初,巨人现金流变得紧张。当时他还只觉得找钱来就能解决,做产品,再销售,多收回些款,他心里是这样盘算。

想实现目标,意味着市场方面还得加大投入。史玉柱轻车熟路抄起了广告,搞了个“巨人大行动”,又是轰炸机、又是伟人、又是大靴子,几十个产品,30多个版本的报纸广告一拥而上。看似光鲜,背后5000万元的广告费,却没收回多少,倒把巨人压得喘不过气。未能盘活已投入3亿元的巨人大厦,最后推了巨人一把,那个巨人倒了。

史玉柱用“犯错”形容这段经历,错的肇始点便是公司主打“多元化”战略。事后他向湖畔学员分享对企业多元化看法时说道,“要不要多元化,得看企业有多大的能力,每多一元,对企业而言是增加风险。”他认为企业讲生态是对的,以马云为例,当整盘水要溢出时,要考虑水往哪流的问题;创业时讲生态是不对的,“你搞一堆空盆,一个空盆和十个空盆连在一起有啥区别。”

回顾彼时的广告策略,被称为营销奇才的史玉柱对当时的评价是“脱离广告本质”。“血本无归”的教训使他意识到,广告不应光顾着宣传公司,产品究竟做的是什么,能为消费者带来哪些好处得交代清楚。“血本无归”还涉及公司管理层面的问题。“其实产品卖得还不错,但回不了款”,他说,一方面是经销商赊账,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管理,经销商的钱付给分公司,分公司便有人挪用钱跑路。

如果说上述反思还只是史玉柱对宏观环境的判断与把握,接着他的自我剖析或才是巨人得以归来的深刻内因。

巨人深陷财务危机,媒体报道铺天盖地,人们唱衰巨人时,史玉柱还是想挽救巨人。他以为公司只是资金链的问题,只要有人入股就好。为此他跑了五个多月,昔日朋友避而不见,所有努力都失败了。如今他向李檬谈起这些时显得很坦然,他说企业遇到困难时,能不能爬起还得靠自己。就算那时有朋友向巨人注入钱,在那时自身还没有深刻反思,有关个人性格缺陷、狂妄问题、公司战略、管理等问题时,拿朋友的钱也只会是“糟蹋”。

低谷期的史玉柱还有段为人津津乐道的经历,那时他负债2.5亿,也曾想过一了百了。因为喜欢西藏,他决定去爬珠峰,颇有种把生死交由天定的意味,“如果爬上去了,又回来,这是种享受;死了,也正好,这比服毒自杀要光彩得多。”他向湖畔学员谈及这段经历时这样打趣。

爬珠峰没能“杀死”史玉柱,他被救援队从珠峰救了回来。这之后他的心态有所改变,看到第二天的日出感觉又赚了一天;人亦变得平和,没那么争强好胜,由过去对部下、对他人不够尊重,骨子里认为自己人格高人一等,表现得强势、不讲理,到后来的平等看待。

反思过后,史玉柱问自己还能不能创业,他给自己的答案是能,大老板当不了,小老板还是可以的。他定了两个目标:第一,公司先活下来;第二,把欠款还了。仅用了两年多的时间,他归还了当初向债权人口头承诺的2.5亿元欠款。“无债一身轻”,他谈及还完钱的感受时这样说。

败局反思:两面针连亏10年难翻身,这两大原因是症结所在

曾几何时,“一口好牙,两面针”这句广告语,对许多消费者来说都耳熟能详,但如今却只剩回忆。两面针,这个曾经获得过无数荣誉、连续多年在同类产品中销量第一的品牌,今日光景却只能用“惨淡”二字来形容。
败局反思:两面针连亏10年难翻身,这两大原因是症结所在
自2007年起,两面针的年营业收入直线下降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就多次处于亏损状态,至今已连亏10年,仍未有好转态势。

十年,堪称一个时间节点。这10年来,两面针到底经历了什么,让它一步步沦于平庸,难以翻身呢?

败局反思:两面针连亏10年难翻身,这两大原因是症结所在

两面针的光鲜历史

追根溯源,柳州两面针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至今已有70多年,是一家行业老牌企业。其主导产品“两面针中药牙膏”是行业内最早拥有临床数据证实有效减少牙龈出血的中药牙膏。

从1986年到2001年,两面针一直保持着国内牙膏市场销量第一的超然地位,是名副其实的国产牙膏第一品牌。2004年,两面针销售超过五亿支牙膏,2006年达到销量最高点。

但是,常言道:“盛极必衰”。2006年后,两面针就如同过山车坐到了顶点一般,进入急速下滑的阶段,从此一蹶不振。

两面针衰落的外在因素

进入新千年后,国内日化用品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,牙膏首当其冲。

1992年,高露洁进入中国。紧接着,佳洁士也在1996年进入。以这两者为例的外资品牌一开始就表现得非常积极、强势,以密集的广告、强力的促销和较低的价格攻城略地,横扫中国市场。而面对这一情形,国产品牌却显得茫然无措,毫无还击之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市场份额被夺走。

当下,外资品牌已经占据国内牙膏市场近七成份额,高露洁和佳洁士不分伯仲,还有被联合利华收入囊中的中华牙膏。两面针市场份额仅为1%,实在令人心痛和无奈。

多元化定位害了两面针

强大的对手向来是失败的理由,但那只是原因之一。两面针的颓然现状,可以说其自身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2004年,两面针挂牌上市。作为国内日化行业的首家上市企业,两面针一时风头无二,募集到大量资金。由此开始,两面针选择资本运营,实施多元化战略。先后投资了房地产、蔗糖制造、日化、巴士等八个产业。

2007年,两面针不仅投资了1.5亿用于申购新股、投资证券和基金,还投资或参股了中信证券、南宁市商业银行、柳州银行、北湾银行等。与此同时,牙膏主业的直线滑落,并未引起两面针的重视,反而加速多元化发展,期望以此弥补短期的业绩阵痛。

然而,多元化并没有给两面针带来想象中的美好愿景。2007年,两面针的年营业收入下降到1.78亿,开启持续走低的态势。到2014年,牙膏业务的销售收入1.06亿,只有巅峰时期的四分之一,还不到两面针总营收的10%。

雪上加霜的是,在两面针的所有投资项目中,各大实业项目严重亏损,入不敷出。2015年产生了高达1.73亿元的亏损,而在2016年年报中,两面针亦是靠出售证券资产扭亏。

败局反思:两面针连亏10年难翻身,这两大原因是症结所在

两面针渠道转型的失误

走上多元化道路后,两面针似乎无心在牙膏主业打造品牌。不仅广告语再未更新,传播力度也减弱许多,使之前积累的品牌效应就此浪费。

其次,两面针的品牌老化、产品定位不清晰、差异化不明显等短板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一暴露,在各大商超中与其他品牌一较高下时尽显疲态。两面针的渠道能力被逐步削弱,对商超和批发商的吸引力在降低,最终黯然从商超退出市场。

更糟糕的是,两面针选择转战经济型酒店渠道,想借此扩大产品的经销范围。殊不知,在酒店这种相对闭环经营的行业,消费者并不希望、也不需要了解产品品牌及特点,客户忠诚度更是无从谈起。

再者,牙膏对于连锁经济型酒店来说,是一次性损耗品,在采购成本中所占的比重非常小。指望通过与酒店建立合作关系获得利润,弥补退出商超所带来的缺憾,实在不是明智之举。

而且,原本作为国产牙膏第一品牌的两面针,却频频以酒店一次性用品的身份出现在廉价宾馆中,这对其产品战略,对消费者的品牌认知都有着难以挽回的消极作用。

败局反思:两面针连亏10年难翻身,这两大原因是症结所在

两面针所尝试的改变

落寞十年,原本寻求的多元化却成了拖累,也应当让两面针死了心。

2013年,两面针高调宣布回归牙膏主业,积极在央视做广告,拓展销售渠道。随后两年,两面针通过研发中高端牙膏、签约明星代言人等方式力图收复失地。2015年还开展了“百万消痛计划”,在广州向民众免费派发百万份两面针中药牙膏体验装。但可惜,效果至今并不明显。

此外,两面针还开始植入影视广告。4月16日,年代剧《白鹿原》热播,其中就有两面针的情节植入。可令人哭笑不得的是,很多观众并不认为这是两面针牙膏,而只是单指“两面针”这种中药材,并没有在网上引起多大反响。

败局反思:两面针连亏10年难翻身,这两大原因是症结所在

能看出,两面针已经痛定思痛,决心要在牙膏主业重振旗鼓。但是,这一系列尝试后平淡的市场反应,暴露了两面针并不了解消费者的尴尬,以及制定品牌战略的盲目。

近期,两面针要抛售子公司——盐城捷康三氯蔗糖制造有限公司35%股份的消息已经众所周知。两面针的公告声称,这是为了达到“集中发展主业”的目的。但愿此举,是两面针真正意识到了盲目多元化带来的弊端,而为了收回投资,集中资源发展主业吧。如果还是像以往那样,一味地通过挂牌抛售副业来扭亏转盈。

试问,两面针还有多少副业?还够卖几年呢?

来源:聚美丽

运营时没火反而“一败成名” 悟空单车否认炒作

真是低谷的一个典型案例呀,开博第一篇就是讲的悟空单车,没想到马上就有了续集,以下是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

今年6月,运营不到半年的悟空单车成为首个退出共享单车市场的平台。其创始人、“90后”创业者雷厚义也因此引来各方关注,一时竟以创业失败为梗被炒为“网红”。不过,或是因祸得福,据雷厚义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透露,近日不止一家公司意图收购悟空单车品牌。颇为玩味的是,在悟空单车运营期间,雷厚义曾主动同ofo等业内大佬洽谈收购,但均吃了闭门羹。

“一败成名”背后,雷厚义否认炒作,也表示这半年来自己并非“玩票”。

已有公司表露收购意向

6月中旬,悟空单车在其官方微博黯然宣布退出共享单车市场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因“首个退出”的标签,短短一周内,强烈的话题性和集中曝光,让这个共享单车平台热度居高不下。

不仅如此,悟空单车的创始人雷厚义,更是以其“90后”、“退学做北大保安”等多个抢人眼球的标签被炒为“网红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就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专访前,雷厚义才在某直播平台做客,畅谈悟空单车的创业始末。

在外界看来,这位年轻的创业者似乎很乐于接受媒体的曝光。更有观点认为,其是在借此提升话题度,以失败为梗进行炒作,或为今后转行新业务做铺垫。毕竟此前选择在重庆投放共享单车,雷厚义就曾表示,有“蹭传播点”的考虑。

“不是我乐于……是媒体一个劲主动找我,直播平台也是主动找的我。”雷厚义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我们从来没主动去找媒体,这事情之所以有热度,是因为共享单车行业与人们生活出行相关,而我们是第一家宣布放弃的,有话题性。”

对于悟空单车的“一败成名”,雷厚义表示颇为意外,“宣布放弃,名气反而高了,是我们没有想到的。你做的时候不温不火,你不做了大家反而知道了,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。”

资本市场分析师唐川林表示,市场上的事情难以定论,资本有时是青睐热点的,悟空因失败而产生的“名气”,或许反而能使其具有一定的收购价值。

“已经有存在收购意向的公司了,或许也是看中这个热度。”雷厚义向记者肯定了这一猜想,“具体暂时不便透露,是行业外的公司。”

而据记者了解,悟空单车此前主动找过ofo等业内大佬,希望被并购,但对方并无意向。

创始人否认“玩票”

公开资料显示,悟空单车的运营主体是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战国科技)。工商资料显示,战国科技成立于2016年9月30日,注册资本仅10万元;而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的重庆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是战国科技的投资方。上述两公司均由大股东雷厚义持股95%,另一个股东刘科持股5%。

雷厚义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表示,此前以自有资金投入做悟空单车时,就是纵情向前向战国科技输血。

而在这之前,雷厚义和其团队本是做消费金融领域的小额现金贷,不过该项目因资金等问题无疾而终,后来其转型做贷款流量分发,虽稍有起色但缺乏用户黏性,雷厚义又半路转型做起了共享单车。

雷厚义称,在启动悟空单车前,有人劝说摩拜和ofo的风头正劲,他做成的概率很小;还有人建议其做垂直领域,比如山地自行车或者景区单车。但雷表示那时自己愿意去“赌大的”。结果众所周知,运营不到半年的悟空单车终究还是倒下了。

外界对雷厚义褒贬不一,有赞扬其是探路者的,也有言论指其是行业搅局者的,或多或少带有“玩票”性质。

对此,雷厚义笑言,“还没有太大的能量去搅局。我们自始至终就局限在重庆,没有走出去,在业务开展时对全国市场影响不大,只是现在退出的这件事,对行业的影响不小。”

实际上,不管雷厚义是被动或是主动,现在悟空单车的热度都上去了。有观点认为,雷厚义和其团队或可趁势借这个热度转型做其他。

“这个现在还在考虑当中,大家太热情,还没反应过来。”雷厚义表示,“消费金融这一块,是我们老业务,我们会继续把这个业务优化。此外也在斟酌新的方向,怎么合理的去消化这个流量也是会考虑的。”

稿源:每日经济新闻

第一家倒下的共享单车–悟空单车

2017年6月13日,悟空单车在官网发布郑重声明,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,退出共享单车市场。

早在2016年6月,共享单车其实已经进入雷厚义的视野,但当时他还在追赶互联网金融这个风口。

雷厚义、雷厚涛兄弟在接受创业类新媒体“开山猴”老独的采访时透露,2015年,在北京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闯荡两年后被迫回到重庆时,兄弟二人判断互联网现金贷大有可为。彼时,现金贷正是当时创投界的一大热门,涌现出估值500亿元的借贷宝等独角兽。

于是,只有一万多元现金的雷厚义兄弟通过借贷凑了几十万启动资金,成立“重庆在你身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”,于2015年12月杀入互联网现金贷领域,推出“借钱用”,开展网络贷款业务。他们跑了很多城市,见了很多投资人,但无人愿意投资他们。苦撑到2016年5月,公司的员工都跑光了,一笔业务没做成。

不过当月二人发现“借钱用”流量突然飙升、大量用户涌入,兄弟俩迅速改变产品逻辑,从网络借贷转为互联网现金贷的流量分发平台,通过为发薪贷、功夫贷、平安普惠等平台导流赚取佣金。

2016年6月,共享单车进入雷厚义视野时,他和雷厚涛正在通过借钱、信用卡套现给员工发工资。尽管当时他对共享单车有兴趣,但并没有立即行动,因为第一次创业有了做起来的苗头,他说:“最大的愿望是公司活下来。只有活下来,才有资本去开展其他业务。”

等到公司业务稳定下来,已经是半年后,彼时共享单车的风口早已形成。不过,雷厚义并不看好共享单车,“其实绝对赚不了钱,如果不封闭的话就赚不了钱。”他说,“在学校的财富模型没问题,但是走出学校就不行。”

但他还是想从这个“亿万级市场”中分一杯羹,实现财富自由。“开始就想做大,不想盈利。”他告诉《无冕财经》(ID:wumiancaijing),“我喜欢赌,而且只赌大的。我自认为,既然能让一个公司起死回生,就有能力做好共享单车。”

他一边给各大机构投资人发去BP、寻求投资,一边启动“合伙人”计划,设想合伙人为每辆单车投入1100元享有单车的100%所有权,以及永久的单车收益权及3年广告收益权。

▲悟空单车的合伙人计划书截图。

在雷厚义看来,“合伙人”计划一直是“悟空单车”与其他单车的差异所在。他说:“当时,我还很乐观,目标几十亿,甚至也想过上百亿。”

迟到的入局

然而,2016年下半年,共享单车战局已经趋于白热化。雷厚义当时没想到的是,行业的风口已经慢慢关闭。在宣布退出后,雷厚义告诉《无冕财经》(ID:wumiamcaijing):“如果在2016年6月进入,会大不一样。”

当年8月至10月的短短两个月时间,较早入局的摩拜完成了从B轮到C+轮的四轮融资,金额在1亿美元以上;同样在这两个月内,ofo也完成了A+轮到C轮的四轮融资,金额超过1.3亿美元; 9月,南方的小鸣单车完成天使轮融资,并在10月份完成1亿元的A轮融资;其后的11月,小蓝单车、酷奇单车、优拜单车等先后加入战场。

▲共享单车领域主要公司融资情况。

没有供应链资源、不知道何时能拿到融资的雷厚义,匆忙杀入共享单车领域。那时,先行者ofo和摩拜已经成为行业的两大巨头,对于需要投入多少才能追赶上它们,雷厚义没有概念,他只知道需要很多钱以及其他各种资源。

创业需要弄清楚的很多问题,雷厚义都来不及想明白,比如:二三线城市到底需要多少单车?自己作为一个外行做单车会遇到哪些坎?重庆能否按自己设想的那样倾全城之力扶持自己?“合伙人”计划能否顺利开展……

他只感觉到:“做共享单车需求很大、痛点很痛、市场很大。”他对《无冕财经》说:“那个时间点竞争已经比较激烈,要做的是赶紧打进去占领一定份额。”于是,他带着自己的钱仓促杀进去,选择边“抢占地盘”边解决融资、供应链等问题。

2016年12月9日,“悟空单车”团队开始做APP,不到一个月正式上线。今年1月5日,第一批“悟空单车”被投放到市场。

重庆城区没有自行车道,这个被人笑称“不是人骑车,而是车在骑人”的城市,成为雷厚义二次创业的第一站。“大家都认为重庆是山城,不可能做共享单车。如果我们做的话,就很具传播点,节约宣传成本。对于小公司来说,每一分钱都非常重要,需要精打细算。”面对质疑,雷厚义回应,“作为自己的大本营,重庆具有战略意义,用一个城市的资源支持一家共享单车,还是有一定胜算的。”

然而,他没想到的是,重庆这个城市对“悟空单车”并不如预期当中的友好。1月10日,他相中的重庆大学城所在的沙坪坝区人民政府与ofo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第一辆小黄车由沙坪坝区代区长挂牌。ofo方面表示,在5月之前向重庆市场投入2万辆小黄车。

《无冕财经》曾询问雷厚义,重庆对共享单车的需求量大概是多大,雷厚义先表示需求量非常大,随后他说:“大概一万辆单车就够了。”

2月底,雷厚义又投放了1000辆单车,这批单车无论是外观还是配置都和ofo一样,就连颜色都是黄色。“天津厂家基本只生产ofo的车”,巨头ofo垄断了供应链资源,从行外杀进来的雷厚义并没有话语权。

融资无门,无奈止损

在杀进共享单车领域时,雷厚义就启动了融资以及合伙人计划。如今反思,雷厚义认为自己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。

“我当时不应该找他们的,不应该找他们的……”雷厚义在电话里反复诉说。他找的都是真格、经纬等市面上出名的投资机构,“其实我不应该找他们的,应该找那些想进去又进不去的机构。”

其实,对于迟到的雷厚义来说,有多少投资机构会押宝在他身上很难说,毕竟他连风投的圈子都没进去。点亮资本一位投资人告诉《无冕财经》:“我认识的半数以上投资人,都只投熟人。”

3月22日,在渝北区上丁公园对面的欧瑞锦江大饭店,雷厚义发布了被他寄予厚望的“合伙人”计划,然而没有他所梦想的百亿、十亿,只有3000万元的意向投资,真正投进去的不过60万元。雷厚义告诉《无冕财经》:“大的商户想自己弄;中小商户安全意识重,要求解决前期盈利问题;个体户出钱并不多,七八百元意义并不大。”

当天的大会上,雷厚义还发布了第二代“悟空单车”。那一次,除了新增的GPS和智能锁之外,“悟空单车”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专属颜色——红色。据“开山猴”报道,这批小红车总共数百辆,对外宣称5000辆,于3月29日被投放在重庆大学城。

▲雷厚义在3月22日的发布会现场展示的悟空单车新品。

此后一段时间,“悟空单车”基本没有下文,直到6月13日其官方微博发通告停止运营。据雷厚义透露,早在4月“悟空单车”就已经停摆,“4月中旬(我们)内部决定,慢慢撤退。”

退出,不是因为做不下去了,而是因为没法做大,而且要止损。“各方面资源没到位,我们不能成为一个全国性的玩家,只能成为一个本地土鳖玩家。”雷厚义说,“再这样搞下去公司的资金链就断了,要及时止损。”

赌,是雷厚义反复提及的一个词,而且他只赌大的。乘着互联网现金贷的风口,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但在共享单车领域,他连风口都没赶上。不过5个多月,一千多辆悟空单车不见踪影,雷厚义只能无奈重复摩拜创始人胡玮玮说的那句“就当做公益了”。

亏损了300万之后,他依然“相当看好”自认为绝对挣不了钱的共享单车。而今,雷厚义还在与想入局的买家谈打包出售“悟空单车”的相关事宜,“他们知道悟空单车已经出名,不用去宣传了,有一定资源的话倒是不反对。”

你应该知道的「低谷曲线」

你一定曾经有过,默默努力了很久,却还是没有好结果,于是你最终终于放弃了,你觉得这条路行不通,你觉得原本的方法不对。这或许是对的,但也可能是不对的,原因就在于,你必须认清你眼前的路是一个死胡同,还是一个低谷。

如果是死胡同,儘早放弃是对的;但如果是低谷,放弃就太可惜了,因为当你处在低谷时,你只是在经历一条极长的低谷曲线,你很难知道什麽时候会到达出口,但既然是低谷,就有撑下去的理由,如果你选择了放弃,那麽就是在宣告自己正式失败。

关于低谷,《低谷》的作者赛斯.高汀指出:「我们每一个人在追寻成就的过程中,通常会碰到三种状况:1.死胡同2.低谷3.悬崖。顾名思义,当你遇到悬崖或是死胡同时,最好立刻放弃,因为是死路一条,你不仅不会得到任何成就或报酬,甚至可能粉身碎骨。而如果你遇到的是低谷,那麽你就必须做出判断,是不是该投入你所有的资源、人力或时间,全力衝刺,已获得最终成功。」

低谷曲线


低谷曲线是一条极长的线,而且通常你可能会隐约感觉到自己在成长、进步,但你就是觉得很慢,慢到你很想放弃,如果你已经辨别眼前的路是一条低谷,那麽它就有撑下去的理由,但是大部份的人都无法撑过这条漫长的低谷,于是达不到别人可以达到的境界。

如何辨别你正在经历一条低谷曲线,有一个方式,那就是你可以感觉到时间站在你这一边,你正在极为缓慢的成长、茁壮。

什麽是「时间站在你这一边?」

简单的意思就是,随著时间的增加,对你越来越有利。

换句话说,如果你处在低谷,你随著每天时间的增加而每天持续努力,情况则会对你来说越来越有利;反之,若你处在一个死胡同,随著时间的增加,会对你越来越不利,因为无论你怎麽努力,都只是白费工夫,因为你选错了方向、走错了道路。

当你处在低谷时,应该继续撑下去,因为只要你继续撑下去,情况会对你越来越有利,除非你怠惰、偷懒,你浪费时间,无法持续精进,早点通过这条低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