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营时没火反而“一败成名” 悟空单车否认炒作

真是低谷的一个典型案例呀,开博第一篇就是讲的悟空单车,没想到马上就有了续集,以下是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

今年6月,运营不到半年的悟空单车成为首个退出共享单车市场的平台。其创始人、“90后”创业者雷厚义也因此引来各方关注,一时竟以创业失败为梗被炒为“网红”。不过,或是因祸得福,据雷厚义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透露,近日不止一家公司意图收购悟空单车品牌。颇为玩味的是,在悟空单车运营期间,雷厚义曾主动同ofo等业内大佬洽谈收购,但均吃了闭门羹。

“一败成名”背后,雷厚义否认炒作,也表示这半年来自己并非“玩票”。

已有公司表露收购意向

6月中旬,悟空单车在其官方微博黯然宣布退出共享单车市场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因“首个退出”的标签,短短一周内,强烈的话题性和集中曝光,让这个共享单车平台热度居高不下。

不仅如此,悟空单车的创始人雷厚义,更是以其“90后”、“退学做北大保安”等多个抢人眼球的标签被炒为“网红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就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专访前,雷厚义才在某直播平台做客,畅谈悟空单车的创业始末。

在外界看来,这位年轻的创业者似乎很乐于接受媒体的曝光。更有观点认为,其是在借此提升话题度,以失败为梗进行炒作,或为今后转行新业务做铺垫。毕竟此前选择在重庆投放共享单车,雷厚义就曾表示,有“蹭传播点”的考虑。

“不是我乐于……是媒体一个劲主动找我,直播平台也是主动找的我。”雷厚义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我们从来没主动去找媒体,这事情之所以有热度,是因为共享单车行业与人们生活出行相关,而我们是第一家宣布放弃的,有话题性。”

对于悟空单车的“一败成名”,雷厚义表示颇为意外,“宣布放弃,名气反而高了,是我们没有想到的。你做的时候不温不火,你不做了大家反而知道了,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。”

资本市场分析师唐川林表示,市场上的事情难以定论,资本有时是青睐热点的,悟空因失败而产生的“名气”,或许反而能使其具有一定的收购价值。

“已经有存在收购意向的公司了,或许也是看中这个热度。”雷厚义向记者肯定了这一猜想,“具体暂时不便透露,是行业外的公司。”

而据记者了解,悟空单车此前主动找过ofo等业内大佬,希望被并购,但对方并无意向。

创始人否认“玩票”

公开资料显示,悟空单车的运营主体是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战国科技)。工商资料显示,战国科技成立于2016年9月30日,注册资本仅10万元;而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的重庆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是战国科技的投资方。上述两公司均由大股东雷厚义持股95%,另一个股东刘科持股5%。

雷厚义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表示,此前以自有资金投入做悟空单车时,就是纵情向前向战国科技输血。

而在这之前,雷厚义和其团队本是做消费金融领域的小额现金贷,不过该项目因资金等问题无疾而终,后来其转型做贷款流量分发,虽稍有起色但缺乏用户黏性,雷厚义又半路转型做起了共享单车。

雷厚义称,在启动悟空单车前,有人劝说摩拜和ofo的风头正劲,他做成的概率很小;还有人建议其做垂直领域,比如山地自行车或者景区单车。但雷表示那时自己愿意去“赌大的”。结果众所周知,运营不到半年的悟空单车终究还是倒下了。

外界对雷厚义褒贬不一,有赞扬其是探路者的,也有言论指其是行业搅局者的,或多或少带有“玩票”性质。

对此,雷厚义笑言,“还没有太大的能量去搅局。我们自始至终就局限在重庆,没有走出去,在业务开展时对全国市场影响不大,只是现在退出的这件事,对行业的影响不小。”

实际上,不管雷厚义是被动或是主动,现在悟空单车的热度都上去了。有观点认为,雷厚义和其团队或可趁势借这个热度转型做其他。

“这个现在还在考虑当中,大家太热情,还没反应过来。”雷厚义表示,“消费金融这一块,是我们老业务,我们会继续把这个业务优化。此外也在斟酌新的方向,怎么合理的去消化这个流量也是会考虑的。”

稿源:每日经济新闻

第一家倒下的共享单车–悟空单车

2017年6月13日,悟空单车在官网发布郑重声明,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,退出共享单车市场。

早在2016年6月,共享单车其实已经进入雷厚义的视野,但当时他还在追赶互联网金融这个风口。

雷厚义、雷厚涛兄弟在接受创业类新媒体“开山猴”老独的采访时透露,2015年,在北京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闯荡两年后被迫回到重庆时,兄弟二人判断互联网现金贷大有可为。彼时,现金贷正是当时创投界的一大热门,涌现出估值500亿元的借贷宝等独角兽。

于是,只有一万多元现金的雷厚义兄弟通过借贷凑了几十万启动资金,成立“重庆在你身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”,于2015年12月杀入互联网现金贷领域,推出“借钱用”,开展网络贷款业务。他们跑了很多城市,见了很多投资人,但无人愿意投资他们。苦撑到2016年5月,公司的员工都跑光了,一笔业务没做成。

不过当月二人发现“借钱用”流量突然飙升、大量用户涌入,兄弟俩迅速改变产品逻辑,从网络借贷转为互联网现金贷的流量分发平台,通过为发薪贷、功夫贷、平安普惠等平台导流赚取佣金。

2016年6月,共享单车进入雷厚义视野时,他和雷厚涛正在通过借钱、信用卡套现给员工发工资。尽管当时他对共享单车有兴趣,但并没有立即行动,因为第一次创业有了做起来的苗头,他说:“最大的愿望是公司活下来。只有活下来,才有资本去开展其他业务。”

等到公司业务稳定下来,已经是半年后,彼时共享单车的风口早已形成。不过,雷厚义并不看好共享单车,“其实绝对赚不了钱,如果不封闭的话就赚不了钱。”他说,“在学校的财富模型没问题,但是走出学校就不行。”

但他还是想从这个“亿万级市场”中分一杯羹,实现财富自由。“开始就想做大,不想盈利。”他告诉《无冕财经》(ID:wumiancaijing),“我喜欢赌,而且只赌大的。我自认为,既然能让一个公司起死回生,就有能力做好共享单车。”

他一边给各大机构投资人发去BP、寻求投资,一边启动“合伙人”计划,设想合伙人为每辆单车投入1100元享有单车的100%所有权,以及永久的单车收益权及3年广告收益权。

▲悟空单车的合伙人计划书截图。

在雷厚义看来,“合伙人”计划一直是“悟空单车”与其他单车的差异所在。他说:“当时,我还很乐观,目标几十亿,甚至也想过上百亿。”

迟到的入局

然而,2016年下半年,共享单车战局已经趋于白热化。雷厚义当时没想到的是,行业的风口已经慢慢关闭。在宣布退出后,雷厚义告诉《无冕财经》(ID:wumiamcaijing):“如果在2016年6月进入,会大不一样。”

当年8月至10月的短短两个月时间,较早入局的摩拜完成了从B轮到C+轮的四轮融资,金额在1亿美元以上;同样在这两个月内,ofo也完成了A+轮到C轮的四轮融资,金额超过1.3亿美元; 9月,南方的小鸣单车完成天使轮融资,并在10月份完成1亿元的A轮融资;其后的11月,小蓝单车、酷奇单车、优拜单车等先后加入战场。

▲共享单车领域主要公司融资情况。

没有供应链资源、不知道何时能拿到融资的雷厚义,匆忙杀入共享单车领域。那时,先行者ofo和摩拜已经成为行业的两大巨头,对于需要投入多少才能追赶上它们,雷厚义没有概念,他只知道需要很多钱以及其他各种资源。

创业需要弄清楚的很多问题,雷厚义都来不及想明白,比如:二三线城市到底需要多少单车?自己作为一个外行做单车会遇到哪些坎?重庆能否按自己设想的那样倾全城之力扶持自己?“合伙人”计划能否顺利开展……

他只感觉到:“做共享单车需求很大、痛点很痛、市场很大。”他对《无冕财经》说:“那个时间点竞争已经比较激烈,要做的是赶紧打进去占领一定份额。”于是,他带着自己的钱仓促杀进去,选择边“抢占地盘”边解决融资、供应链等问题。

2016年12月9日,“悟空单车”团队开始做APP,不到一个月正式上线。今年1月5日,第一批“悟空单车”被投放到市场。

重庆城区没有自行车道,这个被人笑称“不是人骑车,而是车在骑人”的城市,成为雷厚义二次创业的第一站。“大家都认为重庆是山城,不可能做共享单车。如果我们做的话,就很具传播点,节约宣传成本。对于小公司来说,每一分钱都非常重要,需要精打细算。”面对质疑,雷厚义回应,“作为自己的大本营,重庆具有战略意义,用一个城市的资源支持一家共享单车,还是有一定胜算的。”

然而,他没想到的是,重庆这个城市对“悟空单车”并不如预期当中的友好。1月10日,他相中的重庆大学城所在的沙坪坝区人民政府与ofo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第一辆小黄车由沙坪坝区代区长挂牌。ofo方面表示,在5月之前向重庆市场投入2万辆小黄车。

《无冕财经》曾询问雷厚义,重庆对共享单车的需求量大概是多大,雷厚义先表示需求量非常大,随后他说:“大概一万辆单车就够了。”

2月底,雷厚义又投放了1000辆单车,这批单车无论是外观还是配置都和ofo一样,就连颜色都是黄色。“天津厂家基本只生产ofo的车”,巨头ofo垄断了供应链资源,从行外杀进来的雷厚义并没有话语权。

融资无门,无奈止损

在杀进共享单车领域时,雷厚义就启动了融资以及合伙人计划。如今反思,雷厚义认为自己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。

“我当时不应该找他们的,不应该找他们的……”雷厚义在电话里反复诉说。他找的都是真格、经纬等市面上出名的投资机构,“其实我不应该找他们的,应该找那些想进去又进不去的机构。”

其实,对于迟到的雷厚义来说,有多少投资机构会押宝在他身上很难说,毕竟他连风投的圈子都没进去。点亮资本一位投资人告诉《无冕财经》:“我认识的半数以上投资人,都只投熟人。”

3月22日,在渝北区上丁公园对面的欧瑞锦江大饭店,雷厚义发布了被他寄予厚望的“合伙人”计划,然而没有他所梦想的百亿、十亿,只有3000万元的意向投资,真正投进去的不过60万元。雷厚义告诉《无冕财经》:“大的商户想自己弄;中小商户安全意识重,要求解决前期盈利问题;个体户出钱并不多,七八百元意义并不大。”

当天的大会上,雷厚义还发布了第二代“悟空单车”。那一次,除了新增的GPS和智能锁之外,“悟空单车”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专属颜色——红色。据“开山猴”报道,这批小红车总共数百辆,对外宣称5000辆,于3月29日被投放在重庆大学城。

▲雷厚义在3月22日的发布会现场展示的悟空单车新品。

此后一段时间,“悟空单车”基本没有下文,直到6月13日其官方微博发通告停止运营。据雷厚义透露,早在4月“悟空单车”就已经停摆,“4月中旬(我们)内部决定,慢慢撤退。”

退出,不是因为做不下去了,而是因为没法做大,而且要止损。“各方面资源没到位,我们不能成为一个全国性的玩家,只能成为一个本地土鳖玩家。”雷厚义说,“再这样搞下去公司的资金链就断了,要及时止损。”

赌,是雷厚义反复提及的一个词,而且他只赌大的。乘着互联网现金贷的风口,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但在共享单车领域,他连风口都没赶上。不过5个多月,一千多辆悟空单车不见踪影,雷厚义只能无奈重复摩拜创始人胡玮玮说的那句“就当做公益了”。

亏损了300万之后,他依然“相当看好”自认为绝对挣不了钱的共享单车。而今,雷厚义还在与想入局的买家谈打包出售“悟空单车”的相关事宜,“他们知道悟空单车已经出名,不用去宣传了,有一定资源的话倒是不反对。”